富州网

憨豆先生全集真人版百度云资源,“我的男友身高1米30,可他愿意给我20万。”

憨豆先生全集真人版百度云资源
憨豆先生全集真人版百度云资源

原标题:“我的男友身高1米30,可他愿意给我20万。”

01

高嵩是个歌手,嗓音沧桑;曹武是个打手,横蛮强硬。因着同一个女人,当歌手遇上打手,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这事儿,在去年深冬的一个傍晚,还真就发生了。

那天,雪下得很大,发情似的漫天乱舞。东北风也跟着凑热闹,凛冽穿行,恨不得把路人都冻成冰棍儿。但在城南,一家名叫尘缘的快捷宾馆的520房间内,却是春色旖旎,艳阳明媚。

开下这间房的,是流浪歌手高嵩和女友戚小莉。

柔润灯光下,温软大床上,高嵩俯在戚小莉身侧,变魔术般亮出一枚戒指:“小莉,我喜欢你。嫁给我好吗?”

一抹娇羞红晕,顷刻飞上了戚小莉的脸颊,她忸怩着正想说我愿意,“咣”,一声大响,一个脑门带疤的男子撞门而入,两步就跨到了床前。

意外突生,高嵩慌问:“你是谁?谁叫你进来的?出去。”

这个来势汹汹的不速之客,正是曹武。

“不知死活的癞蛤蟆,该滚出去的是你!”咬牙切齿骂着,曹武抓住高嵩的脖领子,硬生生扯下了床。

“曹武?怎么是你?你咋出来的?不准你打他——”

一怔之下,戚小莉忙乱跳去阻拦。曹武也真够狠够粗暴的,胳膊一抡,就将她搡倒在了床上。

“无情无义的jian/人,你巴不得老子死在里面是吧?等我收拾完他,再来收拾你。”

曹武又一把薅起高嵩,如拎小鸡般拖出了宾馆。

02

曹武原是戚小莉的男朋友,一个好勇斗狠的主儿。初中没毕业就混迹社会,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天天游手好闲,吃喝打架,还于后背纹了身。

纹的是狼蝎。胖时张牙舞爪,挺吓人,一旦瘦下来,则似即将进油锅的皮皮虾。

天作有雨,人作有祸。5年前,曹武因致人伤残,被判刑关进了监狱。眼下露面,当是刑满释放回来了。高嵩撞上这么一号狠茬,自然倒了大霉。

一出宾馆,曹武就招呼来两个同伙,一个拐着罗圈腿,一个呲着蒜瓣龅牙,摁住高嵩好一通拳打脚踢,接着将他扔上了门厅雨搭。

雨搭之上,积雪成堆,北风如刀。短短片刻,高嵩就冻得面色青紫,抖索成一团。

能不冷吗?曹武拖他上街,他只穿了短裤。至于鞋子,也不知被踢到了哪儿。

裸身风中,光脚踩雪,那滋味想想都觉得胆寒,肝儿颤。

“敢玩老子的女人,给老子戴绿帽,纯属找死!”

“我没有,我是真心喜欢她。”

“真心?我呸,这年头,真心都撒上椒盐喂狗了。”曹武打断高嵩发了狠,“罗圈,龅牙,看住他。你要敢下来,就拧断他的狗腿。三条一块儿拧,一根不剩!”

很快,戚小莉披散着头发,裹着被子追了出来。抬眼瞅见蜷身雨搭不停哆嗦的高嵩,顿时“哇”的哭出了声。

“曹武,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了他。他会冻死的。”

戚小莉忙解下裹身被子,扔上了雨搭。而见她裸肩露臂,衣衫不整,高嵩又把被子扔下来,让她披上赶紧回房间,别管他,别冻着。

龅牙男上下瞅瞅,乐了:“武哥,他们当着你的面还敢秀恩爱,也忒不拿你当盘菜了。要不,扒光他们,绑一块儿凉快凉快?”

高嵩听到了,猛地站起,不管不顾从雨搭上扑下来:“滚开啊,谁敢碰莉莉,我就跟谁拼命!”

这个举动,这声喊,顿时惊住了戚小莉。

雨搭距地面约有两米半高。对常人而言,一跃而下也许不算啥,但于高嵩,却是个要命的危险高度。

因为,高嵩天生侏儒,身高不足1米30。

03

高嵩真的拼了命。身子尚未落地,就一头撞向了龅牙男。龅牙男想躲没躲开,恰被撞中下三路,差点鸡飞蛋打。

“武哥,哎哟妈呀,疼死我了。”龅牙男龇牙捂裆,嗷嗷痛叫。

曹武出手了。一拳比一拳狠,接连砸上了高嵩的脸。高嵩只觉胸中腥热,鼻口涌了血。昏昏沉沉中,他恍惚听到了戚小莉撕心裂肺的哭求声,也听到了曹武恶叨叨的斥骂与质问——

“老子蹲监狱,你守不住,泡帅哥勾/搭小鲜肉,我也认了。可你居然重口味,扯上个小矮人!”

“你1米65,他1米3,还真是他么的身高不是距离。我就不明白,他哪点比我强?”

“想分手?不是不行,要么给老子20万,要么等下辈子!”

曹武骂咧咧啐了一口,扬长而去。戚小莉跌坐在风冷彻骨的雪地里,用被子裹住高嵩,呜呜地哭:“嵩,在我心里,你就是比那浑蛋强。你会唱歌,不像他,只知道喝酒打架,动粗骂人;你会陪着我,哄我开心,他呢?我16岁跟了他,他一个生日都没陪过我,我还要天天为他担惊受怕。那种日子,我真的过够了。”

“可是,那浑蛋也对我好过,不是一无是处。那年,几个地痞欺负我。他急了,一个人打五六个,被砍的满脑袋疤。后来,我爹生病,没钱救命。他就去抢赌窝,钱有了,命差点丢了。”

“我承认,我欠他的。嵩,对不起,我得去还他的债,不能嫁给你了。”

“我帮你还。”高嵩醒了,强撑坐起,张开怀抱拥住了瑟瑟发抖的戚小莉,“你告诉他,明天就还。20万,一分不少。”

“我不能连累你。这和你无关。”

“当然有关。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啊——”

04

高嵩和戚小莉,是在夜/店认识的。

数月前的一天晚上,只身流浪到这座东北小城,驻场夜店的高嵩刚弹唱完《一曲红尘》,戚小莉就带着一身酒气,晃到了他身前。“谁把化蝶写成碑,谁在千年等一回?唱得真好。小矬哥,来,姐请你喝一杯。”

喝着,笑着,戚小莉又哭了。

泪盈于睫,醉眼迷离。那样子,任谁看了都会隐隐心疼,想怜她惜她。

陪到曲终人散,高嵩送她回家,戚小莉却身子一歪,枕着他的肩睡了过去。等一觉醒来,才发现高嵩坐怀不乱,傻呵呵直着腰,一动没动硬挺到了天亮。

好体贴的小矬哥。

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人越发熟稔,你侬我侬。可万没想到,高嵩正想求婚,戚小莉的前男友曹武这尊瘟神居然出了狱,破了门,捉了两人的现行,将浪漫之约给搅和得一塌糊涂。

好在这世上,只要钱能解决的事儿,那都不叫事。次日,高嵩就约了曹武见面。两下碰头,废话少说,高嵩直接转了账。

显然,高嵩如此爽快,大出曹武的意料。愣愣怔怔尚未醒过神,高嵩已牵起戚小莉的手,昂首挺胸,踩着积雪大步走远。

那天,一个侏儒,两行足印,竟生生走出了巨人的气势。

那是爱情的力量。

“曹武,你要再敢找莉莉的麻烦,我定会雇人拧断你的狗腿。三条一块儿拧,一根不剩。”

“哈哈,放心吧小矮人,钱归我,她归你,咱们从此两清。”

然而,如果你相信一个痞子的话,那就错了,大错特错。这天,高嵩正收拾行装,准备结束流浪,带戚小莉回乡村老家举办婚礼,手机响了。

是女友戚小莉打来的。一经接通,惊声尖叫便撞入了耳鼓:“浑蛋,别碰我,我和你已没关系了。高嵩,快来救我啊——”

05

糟糕,曹武出尔反尔,又去骚扰戚小莉了。高嵩顾不上多想,撒腿冲出了门。

个矮,腿短,但他跑得很快。像极了一阵风。可跑着跑着,从余光里,高嵩突然瞄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曹武的同伙龅牙男,正鬼鬼祟祟地跟着他,且越跟越近。

明摆着,这货没安好心,想从背后袭击我。高嵩情知不妙,慌忙报警。哪知,罗圈腿又冷不丁蹿出,踹了他个趔趄,电话也脱手落进了雪堆。眼看龅牙男也奔了过来,高嵩拼尽全力撞翻罗圈腿,边呼救边跑向戚小莉的住处。而就在奔出街巷的那刻,不幸突兀降临。

雪后路滑,一辆轿车刹车不及,径将高嵩撞得高高飞起,又重重摔落在地。

高嵩的头,磕上了路缘石。一朵血花,眩目盛开……

06

恍惚一转眼,半年过去。这个取材于真实案例的故事,也迎来了尾声。

那日,车祸发生,警方迅速出动,展开侦查。该是应了“善恶到头终有报”那句老话,出狱不过半月的曹武,又因涉嫌敲诈,绑架,被判重刑“二进宫”。他的两个同伙,罗圈腿和龅牙男也没得好,一同栽了进去。

至于高嵩,因颅脑严重受创,变成了植物人。在昏迷长达半年之后,总算逃出鬼门关,悠悠醒转。很不幸,他的大部分记忆,包括戚小莉在内,就此永远缺失。

也有人说,这是高嵩的幸运,是老天在眷顾他,怜悯他,让他彻底忘记了戚小莉。如同,两人从未相识,亦无半丝爱恨纠葛。

也是,一个贪/婪/阴/狠的女人,为啥要记着她,为她伤心?

没错,戚小莉的确够贪够阴。

经审,当年曹武抢劫赌场,伤人入狱,并非像戚小莉对高嵩说的那样,给老爹筹钱治。而是她看中了一款皮草,缠着他去抢,去弄钱。

曹武栽进去后,水性杨花的她,几乎睡遍也睡腻了曹武曾经的哥们。她假装醉酒,泡高嵩,也只为尝新鲜,寻刺激。曹武一出狱,就听说了她的破事,要打她。

可她早想好了退路,说,别看那小侏儒到处流浪,卖唱,家里肥着呢。土地百顷,牛羊千头,货真价实的纯土豪一枚。我黏糊他,是为了日后狠敲他一笔。

戚小莉说的是实情。高嵩的家境,非常优裕。但他对管理农庄土地不感冒,只喜欢唱歌,于是常年在外闯荡。

曹武将信将疑,戚小莉就设下仙/人/跳,上演捉/jian记。而让曹武惊跌眼球的是,高嵩真大方,连折扣都没打,就给了他20万!

20万算啥?咱绑了他,敲他爹个百八十万,然后溜之大吉。如果高嵩不配合,那就,戚小莉阴恻恻地笑,跟曹武合计完,她便虚张声势,给高嵩打去了救命电话。

人生如戏,感情如戏。一切缘于私欲,原来皆与爱无关。

07

公开庭审那天,高嵩也到场旁听。戚小莉看到了他,顷刻泪崩,呜呜大哭起来。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真真的是人见人怜。

“嵩,救救我,都是他们逼我做的。我发誓,我是真心爱你,喜欢你的啊。”

高嵩一脸惘然,转头问老爹:“她是谁?真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法槌落下,戚小莉被带出了法庭。等待她的,必是法律的严惩。

说来令人诧异,回家路上,高嵩竟不知不觉哼起了那首《一曲红尘》,且一个音符都没忘:

“谁把化蝶写成碑,谁在千年等一回,

红尘总有梦,何必问是与非,

历尽了沧桑,更懂得无悔。

谁把花心化作泪,谁在梦里永相随,

人生这杯酒,怎么喝都是醉,

过往的云烟,坦然去面对……”

文/刺猬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