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州网

亚洲7号卫星信号质量,60岁的万峰执掌新光海航人寿 众多民企新股东看老将如何摆平

亚洲7号卫星信号质量
亚洲7号卫星信号质量

原标题:60岁的万峰执掌新光海航人寿 众多民企新股东看老将如何摆平

尽管该公司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然达标,但近8亿亏损仍是一个考验

《投资时报》研究员 宋希

60岁再上岗,有些人注定不会甘心于抱着功劳簿安享荣光。比如近期离任新华保险(601336.SH,1366.HK)董事长一职而转投新光海航人寿的万峰。

据悉,1月18日,新光海航人寿于召开董事会,万峰当选新光海航董事、临时负责人。同时,该次会议决定将公司更名为鼎城人寿。不过,上述三项任命及决定尚需中国银保监会批准。据悉,鼎城人寿新董事会成立后,万峰将成为董事长。

就在半月前,新光海航人寿刚刚经历一次高层变动。据相关人士透露,该公司原拟任总经理的黄志伟已于1月2日正式加盟横琴人寿,在取得任职资格核准后,其可能出任公司的联席总裁。

成立于2009年的新光海航人寿由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光人寿)共同发起成立,双方各占50%股份。2018年10月,银保监会批复了新光海航人寿变更股东及增加注册资本金的申请。自此,海航集团退出持股,由此新光海航人寿也被业内称为海航“弃子”。

从新光海航人寿历年年报来看,该公司不仅业绩持续亏损,偿付能力亦频频告急。掌舵这样一家险企,即便是对驰骋保险业三十余年声名在外的万峰来说,压力依然不可小觑。

高层地震

万峰与新华保险的缘分从2014年开始。当年8月,万氏空降到新华保险担任总裁。2016年3月康典卸任后,其在新华保险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举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在万峰的领导下,新华保险开启了大幅改革,并进行一连串关于保费结构、年期结构、产品结构、利润结构、费用结构的调整。据悉,目前新华保险转型已进入第三个年头,正处于保费结构调整的中间阶段。

只是作为曾经的主导者,在尚未看到最终成果时万峰却选择了离开。2018年1月4日,“新华保险董事长兼CEO万峰将不再连任”的消息瞬间刷屏,新华保险的股价也因此出现大幅波动。

1月16日,新华保险公告称,万峰因个人年龄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等一切职务,辞职自1月16日起生效。这官宣亦让万峰辞别新华保险的传言就此坐实,而他的下一站去处也恰是此前纷传的新光海航人寿。

就在半月前,新光海航人寿刚刚送别原拟任总经理黄志伟,据悉他已于1月2日加入横琴人寿,可能出任该公司的联席总裁。

黄志伟于2017年经董事会审议被聘任为新光海航人寿总经理。据了解,由于这一阶段该公司因偿付能力不达标被监管要求停止新业务,股权转让待批,黄志伟主要负责牵头新股东与监管沟通衔接审批事宜以及内部复业准备,同时直接分管投资板块,并与股东进行投融资的协同以及下一步大健康战略的布局。

偿付能力告急

无论是规模还是经营情况,新光海航人寿和新华保险均不在一个量级。但是,万峰却舍后者而择前者,这也令市场一时不解。

从业绩方面看,新光海航人寿自成立以来始终处于亏损状态。2009年至2017年,分别亏损0.41亿元、0.49亿元、0.72亿元、0.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0.82亿元、0.99亿元、0.87亿元,九年来合计亏损7.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的净利润为-0.55亿元。

与此同时,新光海航人寿的原保费收入也连年处于负增长。原保监会数据显示,2014年—2017年,该公司的原保费收入分别为2.37亿元、1.52亿元、1.08亿元、0.9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2.24%、-35.83%、-28.93%、-8.33%。2018年前11月新光海航人寿实现原保费收入0.84亿元,同比下滑6.25%。

从偿付能力来看,自2013年起该公司便露出颓势,当年末偿付能力为130.47%,与2012年的500.07%相比下跌明显,不过仍在监管红线内。到了2014年出现些许改观,升至221.86%,然而在2015年,这一数据一落千丈且跌至-237.31%,2016年和2017年则分别为-116.45、-446.49%,上述数据均远低于监管要求。

增资路上奋战

为了缓解资本金紧张问题,新光海航人寿自2012年起便在增资的道路上奋战,然而现实却是荆棘丛生。

根据新光海航人寿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新光人寿和海航集团应于2012年7月31日前按比例注资合计人民币5亿元,但2012年上述增资事项并未完成。按照新光海航人寿官方的披露,2014年5月董事会将2012年议定的增资缴款截止日延至2014年6月30日,新光人寿在当年6月27日将其增资款2.5亿元存入指定资本金账户,但海航集团却未能如期履约缴纳增资款。最终,新光人寿在2016年3月10日将增资款划回。此后,海航集团将要出清新光海航人寿股权的声音不绝于耳。

时隔两年半,传言终于落地。2018年10月10日,银保监会官网正式发布关于新光海航人寿变更股东及注册资本的批复,海航集团将持有的38%、12%新光海航人寿股权分别转让给深圳市前海香江金融(下称香江金融)和上海冠浦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冠浦地产)。股权转让后,海航集团正式退出。与此同时,新光人寿、香江金融、柏霖资管、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国展投资)、冠浦地产及深圳市乐安居商业有限公司(下称乐安居)将分别向新光海航人寿增资1.875亿元、0.6亿元、1.75亿元、1.25亿元、0.65亿元及1.375亿元。

变更完成后,新光海航人寿的股股权结构将变更为新光人寿持股25%,柏霖资管持股20%,香江金融持股20%,深圳国展投资持股14%,乐安居持股11%,冠浦房产开持股10%。

通过接连不断增资和股权腾挪,新光海航人寿的偿付能力在2018年三季度末终于达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721.45%。

而这,对于60岁的万峰而言却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