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州网

红色旗袍服务员和厨师,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 内容+传播:末梢循环良好才健康

红色旗袍服务员和厨师
红色旗袍服务员和厨师

原标题: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 内容+传播:末梢循环良好才健康

全文共2964字

阅读大约需14分钟

自2018年8月以来,深刻认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重大意义,找准当前县级融媒体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加强顶层设计与路径规划,切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成为全国媒体一段时间以来的重要任务。

在推进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过程中,由于各地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存在一定的差异,各地对于这项建设也都有着千差万别。那么,传统纸质媒体有哪些优势和劣势?有哪些典型案例经验值得借鉴?又有哪些亟须解决的问题?为此,不少媒体人给出了自己的思考。

实践探索只为更好服务基层

山西省长治市上党区媒体融合中心属于59个中宣部全国重点扶持单位之一。2017年12月,长治市上党区党委决定将电视台、报社、新闻网站合并融合成立中心。山西长治市上党区融媒体中心主任、山西上党传媒集团董事长郭向明介绍:“我们的融合是主动的。电视台、报社两边的日子都不好过,那么就按照中央的要求推进媒体融合。”

在媒体融合上,上党区融媒体中心做了这样几件事情:做强媒体自身,把地区停办了20年的电台办了起来,并且集中力量组建了一个客户端;同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开发建设了一个适用于自身需求的“中央厨房”,通过7家原有传统媒体以及加盟入驻的14个媒体平台,根据不同媒体特点对内容进行多次发布。2017年县级财政一次性补贴给该融媒体中心1000万元。2018年,上党区融媒体中心收入约为600多万元,中央财政拨款则争取到了320万元。对于这样的县级融媒体中心而言,日子可谓过得不错。

在目前保留的中国52家县级报纸中,《东台日报》是其中一家,也是江苏苏北唯一一家保留县级报纸刊号的报纸。据东台日报社党组书记、总编辑张仁干观察,自从2003年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全国县级报纸被取消后,相当一部分当地党委和政府感觉党委的声音、政府的工作难以布置。因此,就县级而言,迫切需要这样的宣传阵地。而《东台日报》近两年做得最多的是新媒体,2018年,东台日报社还在中央电视台刊发了视频新闻,起到了引导舆论的作用。同时,《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也了解到,该社也在实践大数据应用,提升对当地政府、百姓的服务能力。而借助新华社的云平台,东台日报社也将地方新闻做到了更好的传播。张仁干表示,他们正在探讨能否成立江苏新华日报社分社的可能性。

重庆市的县级媒体融合也在过去的一年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在重庆市委宣传部的推动下,由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和重庆广电集团各出50%资金成立了一家公司共同布局媒体融合。据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营销中心主任姜波介绍,重庆没有地级市,有38个区县,目前有两个县作为全国试点、11个区县作为重庆市的试点。

在姜波看来,县级融媒体中心既是一个机构又是一个平台,而机构改革和调整是面临的最大问题。因此,他建议,一定要统一认识,统一平台,统一机构。姜波的构想是,结合省级媒体的优势,建设一个自有云+公有云的模式,打通资源,建一个重庆的区域平台,先把报业资源和广电资源内部打通,然后串联在一起形成一个重庆市的市级云平台,为所有区县媒体提供租赁服务。

但记者发现,无论哪种县级媒体融合中心建设的形式,各地媒体都在积极探索着各种可能性。

清晰定位更能适应自身发展

“上传下达,这个定位一定要清晰。”在云南邵通日报社副总编辑秦勇看来,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定位一定要弄明白。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众多地市级媒体人的认同。

秦勇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从功能上看需要具备两方面条件,一是新闻媒体的功能,二是要有人用。在建设过程中,需要说服当地的县委、县政府,把一些权威发布的功能交给县级融媒体中心,以助其发挥最大的作用。不过,发挥作用最根本的还是人的问题,需要建立一个机制,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

“县级融媒体建设归根结底在于融,在于思想上的融,技术上的融,体制机制上的融,人的能力上的融。如果欠缺这些,那就只是挂了一个牌子。”市场星报社社长、总编辑陈宝红认为,融合是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根基。

在谁主导建设的问题上,河南商丘日报社副总编辑孙克东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应该让省级和地市级报纸来做。根据中央的要求,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使用,是传达党和政府的声音,传达正能量的声音。当下,有两种表达方式,一是视频,一是文字,而在文字表达上,报社的记者更有优势,视频的内容也需要有文字的表达,只要将电视台整合进地市报社,就刚好弥补了视频的短板。孙克东的看法也代表了相当一批报业从业者的观点。

与此同时,可持续发展以及运营模式也是媒体人在建设县级融媒体中心初期同时考虑的问题之一。

“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定位一定要把新闻、民生、电商结合起来。县级媒体做新闻类客户端就是死路一条,县里就四五十人,天天发新闻也不会玩出新花样。”吉林日报社融合办常务副主任刘君如此表示。

陈宝红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要解决运营模式问题,必须和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连,需要依靠党委和政府。同时他建议,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要与省级媒体合作,依靠省级媒体的资源与人力优势说服县级党委和政府部门管理者,共同进行县级融媒体建设。

孙克东认为,财政应该拿出专门的资金购买融媒体中心的服务,支持当地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

跳出“谁融谁”更需关注效果

在2018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之后,全国的县级媒体融合建设进入加速期。但是,各地普遍存在的现象是,广电媒体与报业媒体开始了白热化争夺战。因为之前的机构改革,取缔了一大批县级报纸,在这次县级媒体融合建设中,广电媒体更加有数量、阵地、人员方面的优势。

“融合过程中究竟是以广电为主还是以报纸为主?其实,这个问题在真正实践中并不存在,因为在融合过程中,这两个单位其实都没有了。”郭向明根据山西省长治市上党区融媒体中心的实践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大家都是在融媒体中心一起做事情。”

姜波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一定要以新媒体作为主平台,不能用电视的也不能用报社的。过去报社使用的系统已经跟不上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需求,不能与新媒体对接,而广电使用的系统只能停留在机房、设备里,也不能满足新媒体时代的需求。

杭州凡闻科技公司执行总裁王平认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就是要打造一个治国理政的平台。其模式也很清晰,具体来说就是建成三大平台:主流舆论阵地平台、综合服务平台、社交信息平台。他建议,应该把现在的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外宣、网宣、内宣“三宣”统一,从目前建设的情况上看,80%都没有实现。因此,他认为,应该减少机构重复,减少资源浪费。同时,要用一些有黏性的东西留住用户,即把缴费、服务、挂号等与智慧城市、智慧乡镇建设的内容纳入。他还表示,一省一平台,是一个硬件系统的打造,真正的核心是在软件的打造,即内容、体制、流程再造、绩效考核等。

通过采访记者发现,大家普遍都认识到县级融媒体中心是在新媒体形势下建设起来的国家媒体传播的前沿重阵。县级媒体中心以区县为传播单元,对增强党和国家的新闻传播直接面对基层百姓民众将起到重要的实时高效与舆情反馈的双向作用。这样的媒体融合方式让媒体资源相对匮乏的区县,以及媒体软硬件配套相对落后的区县,通过这样的整合手段能有机会不断完善各自的体系和资质建设,提升内容制作的水平,也可以高效补充内容传播的方式,增强新闻传播的效率与质量。同时,这样的融媒体中心未来如果再结合大数据的先进科学技术与人工智能手段后,将为党和国家的新闻传播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