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州网

成年妇女解手高清视频,梅艳芳尘封16年的秘密,感动无数人:永远的女人花,永远的香港女儿

成年妇女解手高清视频
成年妇女解手高清视频

原标题:梅艳芳尘封16年的秘密,感动无数人:永远的女人花,永远的香港女儿

穿上婚纱,献给最爱

2003年11月15日,梅艳芳最后一次踏上,她最爱的舞台。

她身穿华丽的婚纱,头披唯美的纱冠,悠悠地拿起话筒,柔柔地问了台下观众一个问题:

“我穿婚纱好看吗?”

台下整齐地呐喊声响起:“美!”

梅艳芳稍稍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缓缓说道:

“我是一个歌手,也是一个演员。穿婚纱已经不是第一次,不过没有一次是属于自己的。这可能是我这一生的遗憾。”

台下观众再次呐喊:“不会遗憾,还有机会的!”

她低头,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梅艳芳抬头,再次看向观众:

“但是我有你们的爱,我连遗憾都忘了。我将自己嫁给音乐、嫁给你们。”

台下观众早已情绪失控,抱头痛哭。

她温柔地看着台下的荧光棒“海洋”,像是给自己的孩子们,进行最后一次教导:

“我常觉得夕阳和黄昏很漂亮、很短暂。所以我们要珍惜,更要争取身边想爱的人,要不然一眨眼什么都没了。”

她说,她选择了一首歌,送给今晚的观众,还有自己:

“我选的原因,是因为它可以代表我的心声,也是因为歌词很有意思。”

音乐缓缓响起,是《夕阳之歌》的前奏。

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迟迟年月 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如浮云聚散 缠结这沧桑的倦颜 漫长路 骤觉光阴退减 欢欣总短暂未再返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所有人都惴惴不安。

他们祈祷不久的将来,还能再听到梅艳芳的歌声,但又暗暗觉得,这一晚似乎是诀别。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晚梅艳芳婚纱下面,是一条纸尿裤——因为腹水肿胀、尿血不止,她需要时刻穿着。

她将生命最后的华光,留给她最爱、最珍视、最不舍的一切——

她的观众、她的音乐、她的舞台。

歌女的前生

1963年10月10日,梅艳芳出生在香港旺角,一个贫困的渔民家庭里。

家中老幺的她,对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父亲在她出生后就出海谋生,结果一去不复返。

失去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只能拼了命,抚养4个孩子长大,但仅凭一个小女人的能力,显然无法支撑一个家。

母亲重男轻女,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两个儿子。

梅艳芳4岁,刚学会把话讲流利,就开始跟着妈妈和姐姐的尾巴,在荔园登台卖唱。

舞台,是梅艳芳最熟悉、也最自在的地方。

那个年代,歌手并不叫歌手,而叫歌女。

因为年纪小,没什么名气,梅艳芳和姐姐身处歌舞团最底层,前期分不到好的套谱和歌曲,而且经常被领班和一些老板欺负。

也因为歌女的身份,导致梅艳芳在学校里常常被同学欺负。

但,即使如此,梅艳芳从来没有觉得,卖唱是一件丢人的事。

她认为只要能为家里带来收入,让家里人今天有饭吃,过得好一些,就是最好的工作。

早早入了社会,梅艳芳没有童年。

她的生活,从残酷的优胜劣汰开始,所以她比谁都清楚,实力的重要。

“我从不会在人面前掉一颗眼泪,我觉得这样很丢脸。”

她把内心的软弱隐藏起来,用强硬的态度应对生活,因为生活从来没给她喘息的机会。

成名后,梅艳芳将这段歌女前生,唱到歌里,成了我们如今听到的《歌之女》。

我记起当天的一个小歌女 她喜欢观雨飘 也许她喜欢知当雨给风吹 路上可变得出意料 或有天她都可叫座 她也许有天不再饿 或有天戏衫不破 听众不止半个 她是我当天的她今是我

她生于舞台,舞台让她和家人生存了下来,也教会了她如何适应生活的苦难。

天生歌姬

1982年,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是梅艳芳辉煌人生的起点。

舞台上的梅艳芳,穿着大胆,以一首《风的季节》,引起全场轰动。

评委席上的黄霑直接给了满分,而张国荣一眼认定,眼前这个女孩,未来将会开创一个音乐新时代。

比赛结束,梅艳芳以几乎满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名,成绩甩第二名几条街。

有人说她是第二个徐小凤,梅艳芳却用实力证明,她是独一无二的梅艳芳。

带着众人的期待,1982年,梅艳芳推出首张唱片《心债》。

那时的梅艳芳形象仍像邻家少女,带着稚气,也没有过分突出的表现。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心债》的销量并不好,没有为梅艳芳打开市场。

这时,梅艳芳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著名国际设计师,刘培基。

刘培基深入了解梅艳芳后,为她打造了,属于她的独特个人形象。

《赤色梅艳芳》里,她是幽怨鬼魅的神秘女人,整张专辑以“火”为主基调,迷幻的歌曲和梅艳芳神秘的形象,让人印象深刻。

《似水流年》里,她是桀骜不驯的“男子汉”,衬衫、领带、西装、墨镜,俊酷的形象让众多女粉丝欲罢不能,从此颠覆了女性在荧幕前,只能是柔美的固化形象。

《坏女孩》里,她化身万花丛中,不沾情感的坏女孩。

紧凑震撼的节奏、大胆出位的歌词,唱片一出,迅速售空,当年甚至造成“梅艳芳”现象,大批女性不再像过去矜持,解放自我天性。

但同时,也因为太过出位,导致歌曲被禁。当年,梅艳芳原本有来内地开演唱会的机会,因这张专辑的缘故,被内地封杀7年。

然而,这股开放的风潮一旦被打开,就再也关不起来。

梅艳芳之后推出《妖女》、《似火探戈》、《烈焰红唇》、《淑女》、《梦姬》这5张同类型的专辑,在那个年代,“火辣前卫”代表的就是梅艳芳。

正当大家以为梅艳芳定位为“火辣女郎”时,梅艳芳却再次刷新观众的印象。

在《亲密爱人》里,她淡妆出镜,轻柔地在爱人耳边,诉说对爱情的憧憬。

在《镜花水月》里,她与森林融为一体,化身为爱痴等多年,郁郁寡欢的中年女人。

在《女人花》里,她摇身一变,成为为丈夫儿女奉献一生的无私女人,隐忍多年痛苦后,细细诉说内心的悲情。

后来,很多节目都用这首歌来形容梅艳芳的一生,但梅艳芳极其不喜欢。

她认为,自己的人生虽然充满苦痛,但不是只有无助的摇弋,更多的是把握在手中的坚定。

好唱片的问世,也意味着荣耀的到来。

1985年,她获得人生首个奖项,年度十大劲歌进群,最受欢迎女歌手。

1986年,她荣登最受欢迎女歌星宝座。

1987年,她再次获得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女歌星殊荣。

1989年,她荣获了香港艺术家歌唱家奖。

那个年代,只要有音乐颁奖典礼,领奖台上几乎都有梅艳芳的身影。

除此之外,她的演唱会更是一票难求。

1990年,梅艳芳在香港连开三十场个人演唱会,刷新当时香港明星开办演唱会的场数,被当时媒体称为“梅三十”。

这个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她出道的时间里, 总计唱了292场演唱会,被誉为“全球华人个人演唱会最多女歌手”。

天才演员

演员分为两种,一种是天才型演员,另一种是后天型演员。

梅艳芳不容置疑的,是前者。

1984年,王天林为梅艳芳量身定做了一部电视剧,《香江花月夜》。

梅艳芳饰演原本是千金富家女的方芷媚,因为父亲重金炒金,生意失败,最后中风偏瘫,家道中落后,不得不出来当歌女,养活家人。

因为从小有过歌女生涯,梅艳芳剧中的演技浑然天成,惟妙惟肖。

一时间,她成了炙手可热的影视圈新人。

张国荣和张曼玉主演的电影《缘分》,身为配角的梅艳芳却丝毫不逊色,将活泼动人的千金女演绎得活灵活现。

梅艳芳也凭着这部电影,首次站上电影颁奖典礼的舞台,荣获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1987年,梅艳芳再度与张国荣合作,拍摄电影《胭脂扣》。

张国荣曾说,在接到这部剧时,对于女主角的选角,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梅艳芳。

张国荣盛意邀请,梅艳芳也喜悦应戏。于是,一部流传至今、无与伦比的作品,就此诞生。

风华绝代,形容的是张国荣,也是梅艳芳。

梅艳芳在影视选角上,也延续了百变的神话。

《审死官》里,即使对手是“喜剧之王”周星驰,梅艳芳绝不怯场,接招自如。

《钟无艳》虽然是一部喜剧,但梅艳芳却把齐宣王的昏庸和好色,演到出神入化,让人恨之入骨,痛哭流涕。

《男人四十》里,梅艳芳卸下浮华,演绎平凡的家庭主妇陈文靖,宁静的内心刻画,丝丝入扣,让人入戏。

梅艳芳做事很专业,然而却是圈内最有名的“迟到大王”。

最严重的一次,是拍摄《半生缘》时,迟到了8个小时,全组人包括大导演许鞍华,都在现场等着她。

然而,当《半生缘》拿奖时,许鞍华却在台上说了这么一番话:

“虽然梅艳芳迟到了8个小时,不过她演得非常棒,所以下次她再迟到8个小时,我还会找她演。”

不仅许鞍华,那个年代几乎所有的大腕,内心都对梅艳芳非常认可。

他们为了让梅艳芳演一场戏,不仅愿意放下大腕的傲气,甚至花时间坐在现场耐心等待。

这就是梅艳芳的魅力,也是她作为“天才演员”的实力。

盛名后的抑郁

梅艳芳曾经得过抑郁症,甚至在死亡边缘徘徊。

事业走上巅峰后,她却没有抓紧机遇,反而将自己蜷缩在舞台之后。

她无法负荷盛名下的高压生活,内心渐渐生出死亡的念头。

其实,早在1990年,梅艳芳就曽想过要离开舞台,她和刘培基说:

“我已经很累,不想再做下去了。”

听到梅艳芳这句话,刘培基心情很复杂:

“她四五岁已经在荔园唱歌,唱了20多年,觉得累是可以理解的。我11岁学做裁缝,快30年了,何尝不累?我明白她的心态,虽然我花了全副心思栽培她,但我知道,不应该再规劝或者勉强她。”

1991年,是梅艳芳人生重大的一年。

年初,她推出了首张国语专辑《亲密爱人》。年底,她在红馆举办告别演唱会,一连唱了30场,然后宣布,暂别舞台。

离开舞台后,梅艳芳深深陷入抑郁,她开始思考过往人生,除了舞台,还有没有别的可能。

那段时间,她经常想到,下落不明的父亲。

她在没人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狂叫“爸爸”,质问父亲为什么要带她来这个世界,又为什么要留下她一个人。

经过漫长的两年修整,她终于再次回到舞台。

她发现,失去舞台,她似乎无处可去。

诺大的家,众多的朋友,依旧无法填满她内心的空洞。

生于舞台,始终难以舍弃舞台。

她从不是那个一直不会累的巨人,她不过是故作坚强。

她渴望依靠他人,却发现无法安心依靠任何人。

雌雄同体的爱情

梅艳芳从小就渴望拥有一位共偕白首的爱人,一段白头到老的爱情,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然而,她的爱情却总是无疾而终。

关于她的爱情传闻有许多,但是梅艳芳最深刻的,始终是第一任和最后一任。

无疾而终的初恋

梅艳芳的初恋,在20岁那年。

1983年,梅艳芳到日本参加东京音乐节,认识了日本歌手近藤真彦。

梅艳芳一下就被外形英俊的近藤真彦吸引,内心埋下心动的种子。然而,匆匆行程,两人没有过多交集。

第二年,梅艳芳在一次酒会上,再次与近藤真彦重逢。

当别人向近藤真彦介绍梅艳芳时,近藤真彦说:“我去年已经认识她了。”

梅艳芳十分惊喜,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记得她。

这一夜,他们在舞池跳着舞,近藤真彦轻轻在她耳边问:“我可以吻你吗?”

梅艳芳害羞极了,只能用很小的声音回应:“嗯。”

临别时,近藤真彦把自己别在身上的领带针送给了梅艳芳,然后约她第二天一起逛街。

短暂的旅程过后,他们深深被对方吸引,在机场分别时,两人流着泪拥抱着对方,宛如生离死别。

离别后,两个人开始天天电话聊天。半个月后,梅艳芳抑制不住内心的想念,自身飞到日本,与近藤真彦相聚。

两人相恋的一年时间里,梅艳芳主动飞往日本7次,但近藤真彦却不曾来过香港。

梅艳芳心生不满,但又不愿失去对方,所以总是故作大方。

后来,梅艳芳得知,当时近藤真彦还有另一个女朋友,还是日本女星中森明菜。

她找近藤真彦反复确认,虽然得到的都是否认的答案,但闲言闲语始终没有停过。

一年后,两人还是分了手。

虽然结局并不美好,但梅艳芳多次提到,她的最爱,始终是近藤真彦。

病重时,梅艳芳甚至还坚持去到日本,为近藤真彦庆祝生日。

或许,她内心清楚,这一面是最后一面。

提起近藤真彦,她总是笑得很甜蜜。

因为,那时的她还不是顶峰的梅艳芳,还可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恋爱。

她忘掉后来那些不愉快,只把最美好的一切留在心中。

不负重压的年下恋

第二段让梅艳芳最深刻的恋情,是她与赵文卓的年下恋。

那时,赵文卓还是张国荣的健身教练,因为张国荣觉得他教课很专业,所以推荐给梅艳芳。

结果,两人一拍即合,成为一对地下恋人。

后来,赵文卓进了娱乐圈发展,梅艳芳一直尽力为他铺路。

然而,不管是天后和健身教练,还是天后与娱乐圈新人,显然都是非常不般配的组合。

加上,梅艳芳为人一直落落大方,从不遮掩自己的恋情,导致赵文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他承认是梅艳芳的恋人,就被媒体写“吃软饭”、“搏上位”。

他不承认是梅艳芳的恋人,就被媒体写“不负责任”、“没有担当”。

最后,承受不住压力的赵文卓,选择和梅艳芳分手,在此之前,两人已经见过家长,有了结婚的打算。

梅艳芳坦言,她也不想成为梅艳芳的恋人,因为媒体就像洪水猛兽,梅艳芳的恋人就是箭靶,她也没有信心承受这等压力。

梅艳芳葬礼上,赵文卓默默隐藏在人群中,他为她献上一个花圈,卡片上写着:

“此生挚爱,一路好走。”

盛名让世人认识了梅艳芳,但也让梅艳芳失去一个普通女人该有的幸福权利。

因为家庭动荡,没有得到过温暖的梅艳芳,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到爱情上。

她不仅充当女性的角色,也很自然地包揽男性的责任。

她为对方付出一切,却发现没有一个对象,愿意为她停留。

富有责任感、母性爆棚的梅艳芳,背后隐藏的,是害怕失去对方的不安。

她并不是一个从心底自信的女人,她有着许多害怕,但又因为从小被苦难训练,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她渴望释放软弱,但又始终弓着身子,不让任何人靠近她的悲伤。

简单的大姐头

梅艳芳一直是娱乐圈里的神话,不仅是专业上,还有为人上,也是无人能敌的优秀。

她对同行没有敌意。

张曼玉坦言,娱乐圈最喜欢合作的演员,是梅艳芳。

因为梅艳芳是一个很爽直的女人,在尔虞我诈、人人都在搏上位的娱乐圈里,梅艳芳一直保持着纯真的态度,从不展示自己的攻击性。

她非常爱提携后辈,拥有一众如今超神的徒弟,比如草蜢、陈小春、谭耀文等。

草蜢刚出道时,因为资金问题,连服装都买不起,是梅艳芳带着他们去买衣服,手把手教他们怎么适应娱乐圈,才有了我们后来看到的草蜢。

她是成龙最疼爱的契妹(干妹妹),每次只要成龙需要梅艳芳,梅艳芳第一时间出现,每次梅艳芳需要成龙,成龙也从不会拒绝。

他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一对相杀相爱的好兄妹。

她是刘德华心里,比恋人更重要的女人。

当年,刘德华出道并不顺利,公司就把他和梅艳芳组CP炒作,从此成就他们一生的情缘。

梅艳芳私下多次照顾刘德华当时的女友,热心解释两人的传闻,希望对方别误会。

她是张国荣心尖上的朱砂痣。

当年,张国荣在比赛上一眼相中梅艳芳。后来,梅艳芳也在戏里一见钟情张国荣。

他们曾约定,如果到了40岁,两人还没找到对象就结婚,相伴到老。

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先一步去了天堂,梅艳芳患病的身体雪上加霜,只能靠另外两个好友架着,才顺利走完葬礼全程。

她始终挡在所有朋友面前,成为他们的大树,为他们遮风挡雨。

回首过去,梅艳芳收获的,除了事业和粉丝,还有一众真心好友。

她用不二的简单原则,真诚地对待每一个人。

既是大家最宠的小妹妹,也是最照顾大家的大姐姐。

心系慈善

梅艳芳多年来,一直将自己大部分的收入,投入到慈善事业里。

1993年,她与谭咏麟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北京人民大会堂华东水灾赈灾义演。

同年7月27日,梅艳芳正式成立四海一心慈善基金会。

1999年,她出任“乐施大使”,赴云南探望儿童。

2002年美国加州州长,为梅艳芳颁发“杰出慈善艺人”荣誉。

2003年10月,联合国亚太残疾人组织在沈阳发起"10.25爱心永恒巨星演唱会",梅艳芳牵头号召各方演出人员,结果,疾病挡住了她的脚步,未能如约参加演出。

梅艳芳去世后,梅艳芳国际歌迷会和四海一心基金会延续她的慈善精神,继续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

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期间,梅艳芳歌迷会和基金会分别向灾区捐赠10万善款。

同年,经纪人王敏慧和友人林建岳在梅艳芳逝世五周年纪念日,筹款建立“贵州省惠水县打引乡梅艳芳第一小学”。

2011年,歌迷会再次捐款,建立“广西省藤县天平镇大坡龙田梅艳芳第二小学”。

2012年歌迷再次筹款,“梅艳芳第三小学”于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竣工落成。

梅艳芳用短暂的人生,致力帮助有需要的人,却不料影响了无数的人,延续她的慈善精神。

一代又一代,就像她一直在。

时代女性符号

梅艳芳代表的,不仅是一个个体,更是一种苏醒的女性力量。

她用自身的力量,冲击女性以往对自我的认识,也让世界看到女性更多面的可能性。

她生于贫穷,却在淤泥中长出最璀璨的花朵。

她属于舞台,却始终最渴望平凡女人的幸福。

她不将自己交付给任何人,却燃烧自己的生命,照亮他人前行。

她以独特的个人魅力,活出梅艳芳时代,成为每个人心中,不可取代的经典。

2003年,她抱着早已不堪重负的身体,开了最后一次演唱会。

一是鼓励当年身陷非典疫情的香港民众,让大家看到,连身患癌症的她都能克服病魔,顽强战斗;

二是留给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最后一份礼物。

她舍不得离开人间,感慨匆匆40年,弹指之间,就已挥别。

她充满遗憾,对于情、对于爱,她留给他人太多,却来不及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2018年7月11日,梅艳芳小行星诞生,编号 55384 Muiyimfong。

一代绝色天后,化作天上星星,看着她爱的人幸福前行,也看着人间热闹非凡。

此刻,看到这篇文章的她,一定在轻展笑颜吧。

一如往昔,芳华绝代。

Mui,我们下辈子再见。

头条推荐